购物车结算
最新加入的商品

    您的购物车中暂无商品

< >

内容简介

  宋朝仁宗年间,开封府包公手下以白眉大侠徐良、玉面小达摩白芸瑞为首的侠义英雄为保国安民,不顾个人安危,捣匪巢、灭贼寇,与邪恶的武林枭雄展开了一场殊死斗争。他们攻破阎王寨,力败莲花观,决斗天竺寺,大破三仙岛,后宫擒贵妃,血战小蓬莱,其间还不断遭受奸臣陷害,屡屡腹背受敌,身处险境。但众英雄利用高超的斗争艺术与惊人的武艺,最终将以金灯剑客夏遂良为首的武林枭雄铲除。

目录

闯重围群雄脱险境
救八王老房下苦功
审妖道方知底细
围下院巧遇劲敌
老奸巨猾恶道施诈
怒不可遏徐良打赌
盛友如云侠剑齐集开封
同仇敌忾群雄共赴武场
钟太保力胜三阵
臭豆腐戏耍老贼
房书安当众斥晏风
飞剑仙被激登擂台
飞剑仙掌打三老
山西雁脚踢朱亮
天聋地哑力尽毙命
瑶山四横血染擂台
包青天观擂遭不测
房书安保驾撞南墙
小豪杰严惩田环
祖孙俩扬威擂台
赌输赢名僧斗高道
下毒手普中遭暗算
名医指路天池取宝
好事多磨二小丧生
借宝珠拜望混江龙
出难题比武定终身
闹天池龙女斩孽龙
得莲子虎将斗虎将
房大头饭馆会奇叟
郭长达庙中迎帮凶
下战表大头吓群贼
惩凶顽奇叟戏朱亮
昆仑佛怒登八王擂
郭长达唆使法空僧
欧阳春力战四凶僧
山西雁镖打二马猴
郭长达比擂技穷
昆仑僧赌注三掌
众豪杰血战莲花观
房书安活捉郭长达
白芸瑞偷赴修罗刹
大头鬼夜探三教堂
小达摩身置险地
白云剑舌战金灯
虎狼窝名剑客遭暗算
佛门地房书安请救星
恶贯满盈飞剑仙身死
出奇制胜白眉毛扬威
小达摩血染王家店
十七老围攻夏遂良
第七十五回
闯重围群雄脱险境
救八王老房下苦功
第七十六回
审妖道方知底细
围下院巧遇劲敌
第七十七回
老奸巨猾恶道施诈
怒不可遏徐良打赌
第七十八回
盛友如云侠剑齐集开封
同仇敌忾群雄共赴武场
第七十九回
钟太保力胜三阵
臭豆腐戏耍老贼
第八十回
房书安当众斥晏风
飞剑仙被激登擂台
第八十一回
飞剑仙掌打三老
山西雁脚踢朱亮
第八十二回
天聋地哑力尽毙命
瑶山四横血染擂台
第八十三回
包青天观擂遭不测
房书安保驾撞南墙
第八十四回
小豪杰严惩田环
祖孙俩扬威擂台
第八十五回
赌输赢名僧斗高道
下毒手普中遭暗算
第八十六回
名医指路天池取宝
好事多磨二小丧生
第八十七回
借宝珠拜望混江龙
出难题比武定终身
第八十八回
闹天池龙女斩孽龙
得莲子虎将斗虎将
第八十九回
房大头饭馆会奇叟
郭长达庙中迎帮凶
第九十回
下战表大头吓群贼
惩凶顽奇叟戏朱亮
第九十一回
昆仑佛怒登八王擂
郭长达唆使法空僧
第九十二回
欧阳春力战四凶僧
山西雁镖打二马猴
第九十三回
郭长达比擂技穷
昆仑僧赌注三掌
第九十四回
众豪杰血战莲花观
房书安活捉郭长达
第九十五回
白芸瑞偷赴修罗刹
大头鬼夜探三教堂
第九十六回
小达摩身置险地
白云剑舌战金灯
第九十七回
虎狼窝名剑客遭暗算
佛门地房书安请救星
第九十八回
恶贯满盈飞剑仙身死
出奇制胜白眉毛扬威
第九十九回
小达摩血染王家店
十七老围攻夏遂良
第一百回
小剑魔决斗金灯
众侠义奏凯班师
第一〇一回
望海楼芸瑞斥恶霸
五杨观小英会达摩
第一〇二回
白芸瑞深夜惊淫贼
陆小英含屈受刀伤
第一〇三回
陆小英道观显绝技
白芸瑞客店施银两
第一〇四回
白芸瑞义释韩士佩
山药蛋智激小达摩
第一〇五回
二圣祠掌击皮振山
断魂谷刀劈通臂猿
第一〇六回
活报应掌打清风客
赛太公杆伤孔老道
第一〇七回
白芸瑞遇难落魂桥
陆小英杀贼救英杰
小剑魔决斗金灯
众侠义奏凯班师
望海楼芸瑞斥恶霸
五杨观小英会达摩
白芸瑞深夜惊淫贼
陆小英含屈受刀伤
陆小英道观显绝技
白芸瑞客店施银两
白芸瑞义释韩士佩
山药蛋智激小达摩
二圣祠掌击皮振山
断魂谷刀劈通臂猿
活报应掌打清风客
赛太公杆伤孔老道
白芸瑞遇难落魂桥
陆小英杀贼救英杰

精彩书摘

  《白眉大侠(3)》:
  第七十五回闯重围群雄脱险境救八王老房下苦功徐良众人赶奔莲花观搭救八王爷,没想到被郭长达所骗,陷入埋伏。郭长达吩咐弓箭手:“开弓,射!”顿时箭如雨下,吓坏了老少英雄。俗话说,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这寸铁指的就是箭头。因为它速度快,老少英雄一无甲胄,二无盾牌,被人家团团围住,无处躲藏,真是千钧一发,危在旦夕。但是,事情已经逼到这一步,怕也没用了。
  徐良、白芸瑞二人晃动宝刀,当先开道,边打边往外闯,他俩把平生的能耐全施展上了,两把宝刀舞动如风。老少英雄顶着弓箭,往正东逃走,蒋平一边往外冲,一边叫大家保护刘世奇老先生。大家边打边往外闯,跑到哪儿,箭就追到哪儿。韩天锦屁股上挨了一箭:“哎哟!疼死我了!”蒋平就喊:“注意!疼点儿没关系,快拔雕翎。”幸好来的这些人中没有饭桶,每个人都有功夫,所以一时还能维持得住。欧阳春一看无处可去,只好开便门了。他见东北角防守比较薄弱,老侠客舞动方便连环铲,把雕翎箭打得乱飞,三个箭步就蹿到墙根下,把大铲抡开,对准砖墙,“吱啦,吱啦”。韩天锦一看,舞动大棍子也上来了,“哒哒哒”。墙虽然坚固,但架不住两件兵器,时间不长,墙就倒了两丈多长的一条豁口。刹那间尘土飞扬,墙上还掉下来十六个小老道,有的被摔死,有的被砸死,有的受伤逃走。
  北侠回头高喊:“老少各位这厢来!”老少英雄全都扑奔豁口,眨眼间全都夺路而逃。郭长达在正北的房上指挥着,一看三侠五义突围而出,不由得火往上撞,把掌中的量天尺一碰:“无量天尊!你们真是饭桶,用弓箭都射不着他们,瞪眼让他们在我眼皮子底下溜掉了,这还了得!追!继续放箭。”五百多名小老道从房上和墙上下来,在后边就追,边追边放箭。
  蒋平边撤退边作安排,欧阳春、徐良、白芸瑞、钟林四人断后,护着这些人继续撤退。天黑,外边树林也多,大家进了树林子就脱离了危险。郭长达领人追了一会儿,一看没什么效果,收兵撤退,回到莲花观。
  众人一口气败回开封府,等他们进了开封,太阳升起,天已大亮了。再看众人狼狈不堪,蒋平一查,除韩天锦之外,还有七八个人受伤,不过都是轻伤。
  蒋平不敢隐瞒,把实情向包大人禀报。包大人亲自出来看望大家,好言安慰,但他心中着急,原指望各位英雄破亭子,救出八王千岁,结果空去白回,差一点儿全军覆没。究竟八王千岁现在在什么地方?怎么才能救回来?这是问号。如果万岁问下来,怎样回答呢?包大人心中的着急劲儿就甭提了,他双眉紧锁,面沉似水。
  山西雁徐良气得直拍桌子:“郭长达,抓住你我要千刀万剐,绝不留情。”第七十五回闯重围群雄脱险境救八王老房下苦功徐良众人赶奔莲花观搭救八王爷,没想到被郭长达所骗,陷入埋伏。郭长达吩咐弓箭手:“开弓,射!”顿时箭如雨下,吓坏了老少英雄。俗话说,大将军不怕千军,就怕寸铁。这寸铁指的就是箭头。因为它速度快,老少英雄一无甲胄,二无盾牌,被人家团团围住,无处躲藏,真是千钧一发,危在旦夕。但是,事情已经逼到这一步,怕也没用了。
  徐良、白芸瑞二人晃动宝刀,当先开道,边打边往外闯,他俩把平生的能耐全施展上了,两把宝刀舞动如风。老少英雄顶着弓箭,往正东逃走,蒋平一边往外冲,一边叫大家保护刘世奇老先生。大家边打边往外闯,跑到哪儿,箭就追到哪儿。韩天锦屁股上挨了一箭:“哎哟!疼死我了!”蒋平就喊:“注意!疼点儿没关系,快拔雕翎。”幸好来的这些人中没有饭桶,每个人都有功夫,所以一时还能维持得住。欧阳春一看无处可去,只好开便门了。他见东北角防守比较薄弱,老侠客舞动方便连环铲,把雕翎箭打得乱飞,三个箭步就蹿到墙根下,把大铲抡开,对准砖墙,“吱啦,吱啦”。韩天锦一看,舞动大棍子也上来了,“哒哒哒”。墙虽然坚固,但架不住两件兵器,时间不长,墙就倒了两丈多长的一条豁口。刹那间尘土飞扬,墙上还掉下来十六个小老道,有的被摔死,有的被砸死,有的受伤逃走。
  北侠回头高喊:“老少各位这厢来!”老少英雄全都扑奔豁口,眨眼间全都夺路而逃。郭长达在正北的房上指挥着,一看三侠五义突围而出,不由得火往上撞,把掌中的量天尺一碰:“无量天尊!你们真是饭桶,用弓箭都射不着他们,瞪眼让他们在我眼皮子底下溜掉了,这还了得!追!继续放箭。”五百多名小老道从房上和墙上下来,在后边就追,边追边放箭。
  蒋平边撤退边作安排,欧阳春、徐良、白芸瑞、钟林四人断后,护着这些人继续撤退。天黑,外边树林也多,大家进了树林子就脱离了危险。郭长达领人追了一会儿,一看没什么效果,收兵撤退,回到莲花观。
  众人一口气败回开封府,等他们进了开封,太阳升起,天已大亮了。再看众人狼狈不堪,蒋平一查,除韩天锦之外,还有七八个人受伤,不过都是轻伤。
  蒋平不敢隐瞒,把实情向包大人禀报。包大人亲自出来看望大家,好言安慰,但他心中着急,原指望各位英雄破亭子,救出八王千岁,结果空去白回,差一点儿全军覆没。究竟八王千岁现在在什么地方?怎么才能救回来?这是问号。如果万岁问下来,怎样回答呢?包大人心中的着急劲儿就甭提了,他双眉紧锁,面沉似水。
  山西雁徐良气得直拍桌子:“郭长达,抓住你我要千刀万剐,绝不留情。”韩天锦取出箭,上了药,他冲着莲花观的方向大骂一通。
  蒋平说:“算了,再骂郭长达也听不见,眼下只好商量下一步怎么办,吸取以往的教训,设法再救八王爷。”芸瑞说:“四伯父,我看八王千岁不好救了,郭长达把他转移了,转到何处咱们怎么能知道?用什么办法能把人救出来呢?看来是难啊,只有把郭长达抓住,撬开他的嘴巴,叫他招供,不然的话,恐怕这事不好办。”徐良一听点点头:“老兄的话有理,不过我就纳闷儿了,咱们这么多人怎么把八王千岁看丢了?他老人家化装私访干什么?他若不离开安庆宫怎么能出现这些事儿呢?”韩天锦把眼珠子一瞪:“那你怨谁?问你干儿子房书安吧,都是他出的主意,没事儿他保着八王爷出去私访,要没他我看出不了这麻烦。”韩天锦的一句话提醒了徐良,他一点手把房书安叫过来了:“房书安,是这么回事吗?”“不假。那天我奉包大人之命赶奔安庆宫,向八王千岁禀报这些日子破案的经过,他老人家心血来潮,非要私访不可,我再三劝阻他就是不听,我有什么招儿啊?故此,我才保着他出去私访,谁能料到出这个事啊!”“呸!”徐良青筋都凸出来了:“房书安,浑蛋东西!八王爷私访你拦不住,为何不回来报信儿?你明明是饭桶,怎么能保住八王千岁呢?难道说八王爷丢了你就没有责任吗?”P1-2韩天锦取出箭,上了药,他冲着莲花观的方向大骂一通。
  蒋平说:“算了,再骂郭长达也听不见,眼下只好商量下一步怎么办,吸取以往的教训,设法再救八王爷。”芸瑞说:“四伯父,我看八王千岁不好救了,郭长达把他转移了,转到何处咱们怎么能知道?用什么办法能把人救出来呢?看来是难啊,只有把郭长达抓住,撬开他的嘴巴,叫他招供,不然的话,恐怕这事不好办。”徐良一听点点头:“老兄的话有理,不过我就纳闷儿了,咱们这么多人怎么把八王千岁看丢了?他老人家化装私访干什么?他若不离开安庆宫怎么能出现这些事儿呢?”韩天锦把眼珠子一瞪:“那你怨谁?问你干儿子房书安吧,都是他出的主意,没事儿他保着八王爷出去私访,要没他我看出不了这麻烦。”韩天锦的一句话提醒了徐良,他一点手把房书安叫过来了:“房书安,是这么回事吗?”“不假。那天我奉包大人之命赶奔安庆宫,向八王千岁禀报这些日子破案的经过,他老人家心血来潮,非要私访不可,我再三劝阻他就是不听,我有什么招儿啊?故此,我才保着他出去私访,谁能料到出这个事啊!”“呸!”徐良青筋都凸出来了:“房书安,浑蛋东西!八王爷私访你拦不住,为何不回来报信儿?你明明是饭桶,怎么能保住八王千岁呢?难道说八王爷丢了你就没有责任吗?”
  ……

猜您喜欢 浏览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