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车结算
最新加入的商品

    您的购物车中暂无商品

< >

大唐惊雷 非物质文化遗产继承人、评书大师单田芳授权出版

市场价 ¥45.00
销售价 ¥27.00
配送至
请选择地区
服务
由  消费金融  发货并提供售后服务
  • 累计评价0

  • 累计销量0

请选择您要的商品信息x


数量
+ -

内容简介

唐太宗李世民继承皇位以后,为挫败哈密汗国赤壁保康王及隋残余势力的侵犯与骚扰,御驾西征,在程咬金、徐茂公、尉迟恭、侯君集、罗成等众英雄的辅佐下,出生入死,历尽艰险,浴血奋战,历时十年,终于战败了顽敌,扫清了国家祸患,稳定了大唐江山,迎来了四海安宁,天下太平,出现了我国历史上有名的贞观盛世。小说情节跌宕,塑造了诸多鲜活人物,其中罗成一角,堪称经典,为众多读者喜爱,而他“马陷淤泥河,乱箭穿身而亡”的人生结局,也着实令人扼腕叹息。

作者简介

单田芳,著名评书艺术大师,国家ji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原鞍山曲艺团业务团长,现任北京曲艺家协会名誉主席。1934年生于天津,同年随父母到沈阳,1952年考入东北工学院,1987年退休,1995年赴京创办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从艺半个多世纪以来,共表演录制了《隋唐演义》《三侠五义》《乱世枭雄》等100余部计15000余集广播、电视评书作品,整理编著17套28种传统评书文字书稿,开创了评书走向市场的先河,并将评书艺术与动漫产业相结合,开发动漫评书新领域。“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在海内外华人心中,“单田芳评书”已经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符号,他那苍凉、浑厚、略带沙哑、举世罕有的嗓音传遍了中国的大江南北。

单瑞林,单田芳之子。

精彩书评

梁晓声(著名作家,北京语言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单田芳先生的评书是对我生活影响较大的文化现象之一。二十多年以来单先生极具特色的声音成为我*熟悉的声音之一。严格来说,单先生所说的这些评书故事,我基本上都知道,但是只要这声音出来,就是有磁力,就是吸引人,这是非常奇特的一种现象。他的声音中有一种特殊的沧桑感,尤其他在说的时候你一下子就能感觉到那种沧桑感。
我在电视中看到过单先生在做节目时谈到他文ge时期的经历,那些经历也给我很深的印象。我觉得一个人经历过文Ge那样的一些伤痛之后,那么快地就恢复了他艺术的潜质,我觉得这个也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有人说他是“永不消逝的电波”,我觉得是恰如其分的。
我同意这种观点,就是说评书艺人一定是“再创作”的,根据原来的文学书,或者史书,对一个人物、故事注入更多其他的元素。而且评书艺人完全不用笔,在头脑中揣摩自己的语言,说几次之后就基本上接近定型了,这是一项太了不起的能力。有些作家,可能到80岁以后还在创作。比如说王蒙先生现在还是思维敏捷的,周有光先生100多岁还在写着,但是这样的例子也不是很普遍。单先生80多岁的时候还能录音,还能说评书,他确实是艺术上的“常青树”。

目录

第yi回 持正秉公李世民监国 奸情败露二奸妃诬告
第二回 众臣保本辞官职 二将情急请老程
第三回 程咬金上殿保本 鲁国公斧劈宫门
第四回 程咬金急请元帅 尉迟恭累死宝马
第五回 二奸王天牢讲真情 尉迟恭当街遭暗算
第六回 二夫人兵围王府 程咬金见驾皇宫
第七回 得密报搜查二王府 称问安打探养老宫
第八回 老皇姑当面翻脸 程咬金自残搅浑
第九回 搜元戎程咬金技穷 念昔日侯君集赴京
第十回 小白猿遇贼十字街 侯君集大闹安平镇
第十一回 安平镇小白猿遇亲 长安城程咬金救人
第十二回 恨儿不争李渊气病 孤注一掷建成设宴
第十三回 玄武门兄弟相残 石铁虎大闹庆典
第十四回 石铁虎耍猴逼老程 侯君集出马降畜生
第十五回 突厥令下五王出兵 贺兰关外兄弟阵亡
第十六回 误中奸计贺兰关失陷 二将相争唐天子派兵
第十七回 勇罗成轻取乱石沟 朱伍登劫寨遭围困
第十八回 朱伍登横剑自刎 姜道陵大战罗成
第十九回 盘蛇岭侯君集发威 贺兰关天度王授首
第二十回 尉迟恭战场遭擒 程咬金苦劝干儿
第二十一回 罗公然长途救友 单天长骄傲落败
第二十二回 恩师探望单天长 小娇勇闯罗成帐
第二十三回 刘小娇命丧唐营 单天长兵败被俘
第二十四回 罗公然释放单天长 苏定方大战阳平关
第二十五回 退临潭苏定方求援 去书信徐懋功劝弟
第二十六回 失临潭苏定方欲降 杀俘虏罗公然绝情
第二十七回 下书信苏定方布阵 救兄弟程咬金拼命
第二十八回 罗成马陷淤泥河 老程忠义哭兄弟
第二十九回 小罗焕天降锅盔山 李世民兵进临夏府
第三十回 尉迟恭大战临夏城 飞钵僧逞威两军阵
第三十一回 程咬金弄巧反成拙 侯君集大战飞钵僧
第三十二回 李世民恩释飞钵 僧侯君集夜探临夏府
第三十三回 侯君集痛斥刘黑闼 苏定方夜反临夏城
第三十四回 刘黑闼命丧临夏城 尉迟恭兵发白狼关
第三十五回 矛对矛刘国祯败阵 鞭碰鞭尉迟恭吃亏
第三十六回 听往事对鞭认父 定巧计献关投诚
第三十七回 白狼关父子相聚 铁佛寺敌将布网
第三十八回 凭经验老程破埋伏 没能耐咬金遇凶险
第三十九回 遇救星程咬金脱险 战凶神东方杰出世
第四十回 苏定方智破火牛阵 突厥兵撤守两雄关
第四十一回 突厥兵智设空城计 唐天子兵困牧羊城
第四十二回 老程瞎话骗敌将 咬金巧语蒙贼酋
第四十三回 程咬金玩赖耍老道 谢映登奋勇救老友
第四十四回 程咬金探听二王府 小罗通用计逼母亲
第四十五回 校场比武众将显威 兄长败阵万牛出马
第四十六回 秦怀玉出场小将败阵 表兄弟对枪罗通挂帅
第四十七回 二路帅兵发两军阵 单天长出手截唐军
第四十八回 单天长凶悍战唐将 小将军一锤解恶斗
第四十九回 小弟兄群英聚会 送粮食勇闯联营
第五十回 鬼铁牛戏弄左车仑 结姻缘大破宝康王
得容人处且容人(代后记)肖璞韬

精彩书摘

yi

持正秉公李世民监国

奸情败露二奸妃诬告

公元618年,唐朝建立,唐朝的开国皇帝就是唐高祖李渊。李渊原来是隋朝的官员,任太原留守史,趁着天下混乱,他夺得了大权,做上了唐朝开国的皇帝。
虽然他做了皇上,三宫六院,嫔妃成群,吃喝不愁,但是呢,身体不由得他做主,想当初,他落下病根,浑身都是病,到了晚年,耽于酒色,荒淫无度,把身体搞垮了。身体是一切的根本,再大的英雄,身体不给做主,什么也做不了,所以李渊十分苦恼。在武德九年的时候,李渊一病不起,国家这么多的事情,一日不可无主,他病起来了,朝政归谁执掌啊?国家归谁管理呢?经过再三思索,他决定暂时由他的次子秦王李世民掌管大权。
这天他带着病,升坐八宝金銮殿,文武百官到齐。李渊当众宣布:“朕年老体衰,需要调理,在此期间,由秦王李世民全权监国,他就代表朕,处理国家一切事务,你们必须听他的,有敢蔑视秦王者,杀无赦!”
他把腰里的玉带解下来,当众赐给秦王李世民。李世民跪倒谢恩,接管了大权。从这天开始,李渊就到后宫养病去了,李世民掌管着政治、经济、军事大权。李渊一共有四个儿子,长子李建成,次子李世民,三子李元吉,还有个老儿子叫李元霸。听过《隋唐演义》的人都知道,要讲能耐*大的,是四儿子李元霸,可是呢,李元霸年轻的时候就夭亡了,就只剩下仨儿子。这仨儿子当中,李渊*信任的,就是秦王李世民。这李世民不仅英俊潇洒,而且颇具才干,胯下马掌中刀,能包打前敌,提起笔来,能处理国家的政务,文武全才,声望甚高,文武百官无不敬服,所以李渊的这一决定,是符合大家的愿望的。
自从秦王李世民接管大权之后,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天早出晚归,日理万机,忙得不可开交。
*近这一段时间,李世民听到许多风言风语,说这个后宫里边不干净。所谓的不干净,不是说卫生方面不干净,而是指的男女私情,不知道怎么透露出来了。李世民听完就一皱眉,心说:这是宫廷重地,不能胡来!我光在外头转悠了,在我爹有病期间,一旦宫廷里头出现什么丑闻,我们父子颜面无光,传出去好说而不好听!我抽出时间得到内宫察看察看。
这天,李世民先到校军场检阅三军,忙了一天,吃过晚饭之后,让人提灯进了内宫,先到寝宫看望他爹。李渊*近一个时期,身体大有好转。怎么好转的呢?您想,现在李渊自己住到一个院里头,一个人安心静养,跟后宫的嫔妃一概不接触,再吃上补药,护理得又精心又及时,所以李渊康复得非常快,精神头也挺足。秦王李世民一看非常高兴:“皇父,我看您的气色比前些时强多了!真是老天庇佑。祝愿皇父早日康复!”
“哈哈!世民哪,你说得不错,我也觉察到了,*近我的身体非常好,照这样,到月末我就可以升殿理事了。”
“皇父,愿您早日康复!”
李世民坐下,把*近朝堂内外的事情向他爹做了汇报。李渊一听,非常高兴。可坐了那么一会儿,李世民怕他爹疲倦,起身告辞。等李世民离开寝宫,要离开皇宫的时候,他发现点特殊的事。这天已经黑下来,暮色苍茫,他突然发现两个男人鬼鬼祟祟,贼头贼脑,一晃就没影了。李世民一愣,心说:怪事!莫非我眼差了没看准?不对!看得清清楚楚,这是什么人?后宫之中除了爹是男人之外,并无其他男人,明明看到两个男子,而且瞅着那么眼熟,那么是谁呢?他们办公事吗?不是,公事何必鬼鬼祟祟呢?再说现在也不是办公的时候,这里也不是办公的地方。哎呀,想起来了,怪不得外间风言风语,说内宫不干净,今儿个叫我撞上了!我要查他个水落石出!
秦王想到这儿,高抬腿轻落足,奔前边就下去了。到前边抬头一看,一座宫门,上头悬着匾额,三个烫金的大字:庆衍宫。他知道,庆衍宫是他父亲的爱妃张娘娘、尹娘娘居住的寝宫。这宫里头怎么有男人?莫非我真看错了?
他正疑惑不解的时候,就听宫门开了。李世民赶紧闪身躲到一棵树后,注意观察。就见这门先开了一道缝儿,待了那么一会儿,门又开得大了一点,从里边出来个小太监。这小太监头戴尽忠帽,身穿尽忠服,手里拿着个苍蝇刷,长得胖不嗒的,能有个十五六岁。就见这小太监迈步出来,反手把门关上,东瞅瞅西瞧瞧,也是探头探脑,鬼鬼祟祟。李世民恍恍惚惚记得,他是庆衍宫的一名小太监,叫小六子,心说:这小子干吗呢?我要察看清楚。
想到这儿,李世民迈步奔这小六子就来了。等来到他近前,小太监才发现:“什么人?”
他一看,来人正是秦王李世民。把这小太监好悬没吓死!腿肚子都转筋,“扑通”就跪下了:“我当是谁呢?闹了半天是秦王!”
李世民一摆手,那意思让他低点声音。
“我且问你,你是叫小六子吗?”
“奴才正是!”
“你在这干什么呢?”
“我,回秦王,今天晚上是奴才值班。”
“噢!你值班?我且问你,方才有两个男人进了庆衍宫,是谁呀?”
“这……”
小六子这汗滴滴答答就滚下来了:“回秦王,您看错了吧?没有这么回事儿。”
“胡说!本王看得清清楚楚,你怎敢狡辩?如果不说实情,一旦让我查出实情来,我要你的小命!”
“哎呀!王爷饶命!我说……”
“那是谁?说!”
“唉!是您哥哥李建成,是您兄弟李元吉,是尹、齐两位王爷。”
“噢!怎么?是尹王和齐王尹王、齐王:隋炀帝时期,为了笼络李渊,炀帝给他的四个儿子封了王,李建成是尹王,李世民是秦王,李元吉是齐王,李元霸是赵王(李元霸历史上名为李玄霸,后来因为避康熙帝玄烨的讳,改为李元霸。历史上的李元霸是老三,比李元吉要大,早夭),故此处也用此称谓,不过当时李建成实际上是太子。?”
“一点不错。”
“他们到这儿干什么?”
“那我就不清楚了,奴才也不敢问。”
“他们现在何处?”
“就在庆衍宫里边,陪娘娘说话呢!”
哎呀,李世民心里一翻个儿,他对他哥、他兄弟的脾气秉性是了如指掌,可以这么说,尹、齐二王,天生就是酒色之徒,到庆衍宫来,肯定没请示皇上,偷偷地进宫,犯了禁条,犯了不赦之罪!另外又想到张、尹二妃,出身本就不好,这两个女人就不是好东西呀!由于身份和地位的关系,秦王李世民不便多说,因为那是爹眼里的红人,爹爹爱如掌上的明珠,做儿子的怎好说别的?难道……
李世民不敢往下想了,就觉得脸上发烧,浑身发热,不由得怒火中烧。李世民心说:既来之,则安之,我一定查他个水落石出!他跟小六子说:“小六子,没你的事,你不必害怕,赶紧闪退一旁,本王要进宫察看!”
“王爷,这么晚了,诸多不便,您还是回府休息去吧!”
“休得胡言!”
李世民怕他通风报信,把这小六子领到树后去,让他把裤腰带解下来,把这小六子给捆上了,然后又把他袍服里头那里子给撕下来了,团了团,塞他嘴里头,告诉小六子:“老实待着,一会儿我再放你。”
这小六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李世民全安排完了,转身推开庆衍宫的宫门,这就进去了。这宫殿五步一楼,十步一阁,正中央太液池,里边养着鱼,花草树木郁郁葱葱,一股香味扑鼻,特别是几大盆晚香玉飘来的香味,让人闻一鼻子,五脏六腑都觉得那么舒服。李世民不是看景来的,他是有事,沿着游廊走到正殿,天已经很黑了,屋里掌着灯,天气比较热,门窗都开着,里面挂着虾米须的软帘和斑竹的门帘,所以黑天从外往里看,看得是清清楚楚!李世民还没到近前,就听见男女说笑的声音,而且是胁肩谄笑,极不正经。李世民端带撩袍,轻轻上了台阶,来到门首,隔着这斑竹帘子往里头观看。不看则可,这一看,把秦王李世民臊得把脸就背过去了!为什么?里边太下流了!不堪入目!
他看见什么了呢?先说这个宫殿里的摆设,那是金碧辉煌,正中央放着一张大软床,那垫子比海绵还软乎,南绣平锦的。这床是又宽又大,正中央摆了一张方桌,他就看见哥哥跟兄弟,衣服已经款掉了,每人的怀里抱着个女人。再看这两女人,描眉打鬓,擦粉戴花,收拾得十分妖艳,外衣已经款掉,每人穿着兜肚,高高的束胸,白白的脖子,那膀子溜光水滑,跟藕差不多少,倒在两个人的怀里,是亲亲啃啃,打打闹闹。
李世民一看,正是他哥哥跟他兄弟和张、尹二妃鬼混在一起。您想想,这辈它不一样,张、尹二妃是李渊的爱妃,怎么能叫儿子搂着呢?人得讲个人伦,不能胡来!作为皇家,出现了这种事,这是国耻啊!李世民尽管知道哥哥、兄弟十分荒唐,但没想到他们堕落到这么严重的地步,他心说:哥哥!贤弟!你们贵为王爷,妻妾成群,你们要喜欢此道,民间不有的是地方去?你们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怎么居然跑到禁宫来胡闹,这要传到爹的耳朵里,得把他老人家活活气死!要传到外间,这就是国耻!
秦王李世民不仅脸上发烧浑身发热,这心“噔噔噔噔”也跳成了一个儿了,突然间,他剑眉倒竖,虎目圆睁,心说:我迈大步进去,把这四个畜生给按住,然后把他们杀掉!但又一想:抓住他们了,处以极刑也有那权力,那爹肯定得问:世民哪,你为什么把他们处以极刑?
我怎么说?我要不说实情,不可能,说实话,我爹照样生气。再者一说了,建成、元吉是自己一奶同胞,说句粗话,一条肠子爬出来的,我怎忍心要了他们的命!再可恨,我也下不了这个毒手!况且外间传闻,都说我们哥几个为了争权,是你死我活。知道情况的,他们不是人,应该明正典刑,不了解情况的,就认为我秦王李世民为了篡夺皇位,非常残忍地把一奶同胞给杀了!到了那时,我是有口难辩!怎么办呢?李世民左右为难。难道说我不管,我就听之任之,一走了之,任凭四个人胡来?不行!有那么句话,叫奸情出人命,将来他们四个打得火热,再做出什么不轨的事情来,对大唐朝的江山社稷十分有害!也不行,这……哎呀,急死人也!
正因为李世民是十分精细的人,所以这么为难。要换个旁人,换个大老粗,就想不了这么许多,管你怎么地,推门就进屋!李世民他不是那种人,思前想后一低头,看见腰里系着那条玉带。这玉带是百宝串成,爹爹当着满朝文武赐给自己的,那抬高了自己的身份,表现了无比信任。李世民心说:我不如把这玉带解下来,挂在宫门,以示警告!当你们发现之后,就知道我已经来过了,也就是说你们做的这些事情,我都知道了,你们一害怕,就有所收敛,以后就不敢胡来了,你们之间这段事情,就自消自灭,*好是收到这个效果。
李世民想到这里,把玉带挂上,再不想多看一眼,拂袖而去。到了庆衍宫外,把那名叫小六子的太监给放了,愤愤离去。单说这小六子,这回得释放了,越想越害怕,心想:我得到里边送信去!
他撒脚如飞,进了庆衍宫,到屋就跪下了:“王爷!娘娘!大事不好了!”
这两男两女沉迷在酒色之中,正高兴呢,建成、元吉喝了七成醉,醉眼乜斜,搂抱着张、尹二妃,正在高兴的时候,小六子这一句话,如同冷水泼头一般,把四个人当时就吓愣了。李建成圆睁双眼:“你说什么?”
“王爷,大事不好了!”
“他妈的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出什么事了?”
“刚才,他来了!”
“他是谁?”
“秦王李世民!”
哎哟!四个人吓得容颜更变,“唰!”,那脸都绿了!方才那股高兴劲儿早跑到了九霄云外。什么原因?李世民是监国的亲王,掌握生杀大权,在爹面前说一不二,他肯定知道这个事了,要到爹面前这一奏报,爹一瞪眼,谁都活不了!要了命了!
“哎呀!要了命了!奴才,你怎么不早说!”
“唉,回王爷,我让秦王给逮住了,嘴里塞了东西,手脚被捆,我想来也来不了!”
“哎哟!糟糕糟糕!”
他们赶紧把衣服穿好了。李世民走了,难道说没留下什么东西?他怎么一句话也没说?所以四个人进行检查。结果在门上一看,挂着一条玉带,摘下来仔细一看,百宝串成,认出来了,这是爹佩戴的玉带,给了李世民,说明小六子没说瞎话,千真万确。他为什么把玉带挂在门上,没进来?四个人就胡琢磨。
还是张妃心眼比较多,张妃琢磨琢磨:“啊!我明白了。王爷不必害怕,不会有事。”
“何以见得?”
“您想啊,李世民来是有目的的,诚心堵咱们来了。也该着这个事败露,小六子这孩子也不懂事,结果让他给逮着了。那么李世民进来之后,你我正在高兴之时,并未察觉,李世民全看见了。根据他掌握的权力,完全可以进来,下令把我们四个人抓起来。他为什么没那么做呢?我猜出他的心理,他有点不忍下手,毕竟你们是一个妈养的,毕竟皇上现在在养病期间,他怕气着皇上,所以不希望这个事情张扬出去。挂玉带的目的,这是警告咱们有所收敛,让咱们今后慢慢地杜绝此事,他是这个意思。所以,我猜测,他绝不能禀明皇上。不信问小六子,秦王奔哪个方向去了?”
“回娘娘,他是离开皇宫,可能回府了。”
“怎么样?我猜得不错吧!他要向皇上禀报,他得往里边走,他能离开皇宫大内吗?所以说三位也不必害怕。”
“噢!”李元吉长叹一声,“话虽如此,我们的事情已经掌握在他的手中,也就是说你我四人的小尾巴,让李世民攥住了。虽然现在没败露,迟早有一天他也得说出去,一旦老皇上我爹不在了,李世民登基坐殿,咱四个还好得了吗?一个也活不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啊!我劝你们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是啊!说得是,这怎么办?”
“小六子,你先退出去,不让你进来,你先不要进来,不让你离开,你千万不能离开,不然,剥了你的皮!”
“是!奴才遵命。”
小六子退出去了,剩下四个人凑到一起,研究对付秦王李世民的办法。三个臭皮匠,凑成个诸葛亮,他们商量来商量去,到底是李建成鬼点子多:“有了!”
那三人一听,算抓住了救命稻草。
“那你说有什么好主意?”
“有道是不毒不狠不丈夫!你们听我的,李世民没抓咱们,算他倒霉,这叫时也运也命也,咱不能听之任之。先下手的为强,后下手的遭殃,咱们倒打一耙,反咬他一口,来个移花接木,栽赃陷害,让他浑身是口,难以分辩!”
李元吉一听:“我说哥,你说得净文词,就说大白话得了!到底什么主意?”
“是这样,我说俩美人啊,这事就得辛苦你们二位。老实说,我爹心目之中,对你们两个人是非常宠爱,所以你们两个人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从现在开始,你们二人别闲着,把头发披散开,把那脸抓几条子,把衣服扯得一条一条的,*好做点伤,我们哥俩儿先走,你们俩马上起身,赶奔我爹的寝宫。到了寝宫之后,你们就去告状打官司,你们就说李世民利用查后宫的名义,闯进庆衍宫,对你们强行无礼,幸亏你们俩坚贞不屈,把李世民吓走了,在爹的面前狠狠告他一状,利用爹的手,除掉李世民,你们说这主意怎么样?”
“好!真是好主意!”
李元吉说:“虽然损点,可这人逼到劲头上,有几个不缺德的?良心丧于困地,也只好如此了!”
李建成、李元吉两个先溜了,庆衍宫剩下张、尹二妃,两个人思想波动,激烈地斗争,这个事这么办,成还是不成呢?心里没底呀!*后一咬牙一横心,把头发抓得散乱,一咬牙,又拽下几绺来,然后照镜子看看脸蛋。这俩女人,长得十分妖艳,把李渊给迷得神魂颠倒。
这俩女人原来是隋文帝杨坚的宠妃,杨坚也好这个,她们十四五岁就进了内宫。隋文帝杨坚死了之后,隋炀帝杨广继位。杨广一看,他爹留下这俩小老婆,长得怪水灵的,干脆连江山带美人一块搂着吧!他又加封张、尹二妃为东西二宫。现在隋朝垮了台了,换了大唐朝,李渊也是个酒色之徒,李渊在清理后宫的时候,发现这俩女人,一看,长得真不错!干脆也划拉着吧!他又把两个人留在内宫,成为宠妃。其实说白了,就是泄欲的工具。现在李渊有了病了,这俩女人也不闲着,又跟李渊的儿子李建成、李元吉鬼混在一起,真是水性杨花,绝非善类。现在她们要害人,害人就得做伤,假的弄得跟真的一样。
按照李建成出的主意,把青丝抓下几绺来,这脸蛋上得做点伤,胸脯也得做点伤。她们一横心,把粉面挠了那么几条子,顿时那血就淌下来,把她俩疼得直蹦。*后把胸脯上又挠了几条子,血迹斑斑,把内衣撕得一条一条的,*后跟活鬼差不多少了。她们一看,伤做得不大离儿了,然后命总管太监进来。总管太监进来一看,好悬吓得没叫妈!心说:这怎么回事儿?张、尹二妃交代,把庆衍宫所有的宫女太监都集合起来,然后当众训话。这张娘娘说得挺清:“你们听着!今天庆衍宫里发生了一件事情,你们知道也假装不知道,不管任何人问起任何事情,你们是一问三不知,神仙怪不得!哪个人歪歪嘴,要走漏消息,多说一句废话,我要你们的命!活活地把你们打死!”
当下人的谁敢说?都知道这俩女人毒如蛇蝎,所以连连点头:“娘娘放心,我们什么都没看见,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好!我要的就是这句话!将来我对你们都赏赐。”
全交代完了,她们拿着那条玉带,哭着赶奔内宫去找李渊,这都是同一天晚上发生的事。
李渊*近身体调理得非常好。他盘算着:到月底,我就可以升殿理事了。所以吃完药之后,他就睡下了,大殿里非常静。
在似睡非睡这么个时候,他就听见外头有脚步声音,紧跟着听到哭声。李渊眼没睁开,心里盘算:我是做梦啊?还是真事?谁这么大胆子跑这儿哭来?怎么走路这么仓促?难道就不知道犯下惊驾之罪吗?
李渊正想着,张、尹二妃推门进来:“皇上救命啊!”
“救命啊!”
“扑通!”“扑通!”二位妃子跪倒在龙榻之前,一下子把李渊惊醒了。李渊欠身一看,吓了一跳,心说:这眼前活见鬼!这是谁呀?血呼啦的。仔细一看,认出来了,正是张、尹二妃!李渊这心就翻了两个个儿,心说:这是怎么回事儿?李渊可吓坏了,这阵儿也忘了自己有病了,晃悠着就坐起来了:“你们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张娘娘先说:“万岁爷,我们活不了了!求您给做主!”
“发生什么事了?因何造成这般模样?”
“万岁,我们不敢说。”
“唉!不敢说,你们又哭又喊,跑这儿来干什么?快据实讲来!”
尹娘娘说话:“万岁爷,是这么回事儿,今天晚上有个人闯进庆衍宫。我姐姐正在沐浴的时候,他闯进来了,见我姐姐容貌甚好,他就起了淫心,过去把我姐姐按到龙榻之上,要强行无礼。说起来,我姐姐真节烈呀!就是不从!跟他厮打在一处,你看那脸,你看那身上,全是被那个人给挠的。姐姐真是好样的!拼命地呼救,把嗓子都喊哑了,吓得那些宫女太监四散奔逃,不敢靠近。幸好是我看望我姐,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亲眼目睹,我就急了,我说:‘你是人吗?你怎么干出这种事来?我要报告给皇上!来人哪!’我这一喊来人,他害了怕了,所以转身逃走了。”
“噢?”
李渊是一代君主,怎能想象在皇宫大内,三尺禁地,竟发生这种事?而且发生在爱妃身上。听了这话,李渊简直是五雷轰顶一般!眼睛瞪得溜圆,呼呼喘粗气。他就问:“这人是谁?谁这么大胆子?”
“万岁,不问也罢!”
“废话!我要不弄清楚,这还得了!他是谁?”
“我们不敢说。”
“不敢说?莫非他有三头六臂不成!说!”
“是,请,请万岁爷息怒,这个人就是你*喜欢的二儿子李世民!”
“啊?!”
李渊做梦没想到是李世民!他惊呆了半晌,没说出话来。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不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李世民自己心爱的儿子,从小看他长大,李世民为人处世,道德规范,当爹的心里有数啊!世民绝不是那种人,这简直是胡说八道!
“什么?你们敢欺骗君主不成!”
“万岁呀!要不我们不敢说呢!怕说出来你不信!我姐姐受辱,是我亲眼目睹,我以人头担保!万岁爷,不信您看看这个!”
说着,把李世民挂在宫门那条玉带往上一献。李渊伸手接过来一看,正是自己的宝带,给了李世民。除了李世民之外,旁人没有了!人证物证俱在,铁证如山!不容他不信。李渊心说:世民,儿啊!爹看走眼了!没想到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闹了半天你是披着人皮的豺狼,你是猪狗不如的畜生!你在我的面前温文儒雅,嘘寒问暖,百般孝顺,背后你是个畜生!
李渊是肝胆皆裂,“哎呀”一声,人事不省。俩妃子一看,行了,看这样,李渊是坚信不疑了,赶紧就喊:“来人哪!来人哪!”
皇宫大内的总管太监叫马元启,闻讯赶到,请御医,扎针灸,按人中,拔罐子,捶打后背,摩挲前胸。经过一阵紧急抢救,李渊“咯喽”一声,才明白过来。
“啊!哎呀!气死我也!”
一看周围都是人,李渊不便多说,一挥手,让他们都退出去,把张、尹二妃留在床前。李渊毕竟有大将的风度,自己解劝自己,尽量叫气血平和,然后喘着粗气他问:“这件事情都有谁知道?”
“外人不得而知,发生在内宫里的事情,谁能知道?”
“好啊!你们切记,家丑不可外扬,传出去,对你们,对朕,没有好处,你们懂吗?”
“是啊!我们跟谁都没敢说,就来启奏圣驾。”
“保密!千万保密!此事朕自有处理的办法,交给朕吧!你们受委屈了,回宫养伤休息去吧!”
“陛下,世民毕竟是您的儿子,人非圣贤,孰能无过,陛下不要太生气了。这个事我们又不能不说,不能不讲,不说就犯下欺君之罪,但是请陛下息怒,千万别处置秦王李世民!”


猜您喜欢 浏览历史